公司简介

1972年12月,一群新兵诞生了,那是渠江养育的800多名子弟

我的青春我的爱之新兵李义忠

1972年12月7日,一群新兵诞生了,那是渠江养育的800多名子弟。半个世纪过去了,当年的新兵大多到了退休的年龄。那群17--20岁的新兵,翩翩少年风华正茂,肩负着提高警惕,保卫祖国的重任,应征入伍走进军营。新兵!新兵!那年是新兵!新兵!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年龄,一个热血沸腾的名字,一个让人羡慕的称呼,一个值得骄傲的代号,一个终生铭记的符号!刚刚踏入军营的士兵,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新鲜血液,即将冲锋陷阵的战士。那年我是新兵!我是新兵感到自豪和荣光。

我的青春我的爱,穿上军装我最帅,

一二三四一二一,步伐整齐向前迈;

18岁新兵我就帅,绿色军营我最爱,

一二三四一二一,练好本领守边塞;

新兵新兵我很帅,军营处处充满爱,

一二三四一二一,保卫祖国新兵在;

新兵新兵我最帅,祖国有我春长在,

一二三四一二一,祖国有我春长在。

一、穿上绿军装、奔赴训练场

渠县——川东农业大县,一条渠江从北到南呈“S”形、“几”字,忽东忽西,向北又回过头来向南缓缓地流动,就是舍不得离开这片美丽而富饶的土地,丢不下世世代代生长、生活在她身边的勤劳又善良的乡亲,她那甘甜的乳汁、香醇的河水抚育、滋润两岸的生命,足迹留在渠县境内竟然达100公里,像妈妈一样呵护着、养育着渠县36200多平方公里土地上的人民,她就是渠县人民的母亲河。渠江蜿蜒曲折,人们戏称渠县为“弯弯县”。

1972年,公社、大队已经安装有高音喇叭,还有户户通的广播,国家大事、新闻联播、革命歌曲送到千家万户。冬天的一个早晨《打靶归来》、《我的祖国》歌曲结束,提高警惕,保卫祖国,要准备打仗。一人参军,全家光荣。县征兵办公室号召18--22岁以上的青年,积极报名应征入伍,保卫祖国。我是奉家公社奉家大队合作医疗室的赤脚医生,已经工作2年多了。一天在巡诊的途中,偶然遇到公社的人民武装部代万和部长,他身边有随行的解放军,相互打招呼。代部长介绍:“这是部队来接新兵的任解放军”。“哦!”我心里扑通扑通地跳动着应到,脑海中一闪,我要去当兵!

公社医院体检!区医院体检!哈哈!居然身体健康!体检合格。父母亲当然高兴,同意我参军。李义忠、批准你入伍,渠县人民县武装部 1972年12月4日。奉家公社入伍的有:刘位一(高中)、陈运强(知青)、邓良恩、邓礼元、郭伟、郭贵天、郭龙全、陈光辉、陈兴荣、邹善云、郑礼恒等40多名新兵。7日在琅琊区武装部换上了绿色新军装,准新兵们高兴得跳起来!哦!准新兵,就是刚穿上军装,没有帽徽和领章的新兵!新兵!走到哪儿都有人喊我们是新兵!一个新名词。新兵!琅琊区8个公社居然有260多名新兵,那年的新兵就是不少呢!走到哪儿都有新兵!所以,新兵!新兵!就成了我们的代名词。

步行去县城县武装部报到,距离在10--20多公里路程,新兵嘛来自农村,走路是强项。一队一队的新兵,走在那条通往县城的大马路上,就像是部队野外训练一样,十分壮观,一路上,看热闹的乡亲们都说一个词,看那!新兵!新兵!还有送孩子的父母亲,有点自豪并滋滋地介绍“我儿子是新兵!”

渠县县城坐落在呈“葫芦状”的渠江边上,城北临江是100多米高的峭壁,城市北高南低,受阻的江水形成大大的回水沱,平缓地转向城东而后又折走城南。国道318穿城而过,交汇在城南江边,与对岸东边,形成了县城最繁忙的水、陆码头。百货、布匹、粮油副食仓库布满南门;还有那煤炭、矿石等码头;江边的船舶停靠码头也聚集于此。江中那些货船装有粮油副食、煤炭、矿石;还有木排、竹排顺江而去;也有江中装满布匹、百货、农资机具等物资船舶沿江而上,岸边的拉着长长纤绳的纤夫口里喊着号子,弯腰仆地的用力一步一步前行,小型的家庭货船拉纤的就是丈夫拉纤,妻子在船上把舵,也可能是老人把舵夫妻俩拉纤,偶尔有小男孩或者是小女孩在父母身后,帮着拉纤,让人感慨万千。

渠江上没有桥,柴油机动力的大型轮渡船,就是过江的主要运输工具。江两边那些排着队准备过江的大大小小的各类型车辆,还有不愿意花钱(有可能是没有钱的)要过江的人群成就码头的繁华闹市,岸边人声鼎沸、车水马龙,热闹非凡。那大型轮渡船,一次可以载大货车4辆,小汽车8台,还可载一些过江的群众,运输船上四角和船中间两侧各有一位彪悍大汉,手握一根楠竹长杆,入水的一端嵌入尖尖的铁头,他们是离岸、靠岸、河中稳定船舶的助手,保障途中的安全。如果你要过江乘轮渡船是不花钱的。在县城东门有客运码头,东门大街下到码头有数十到百步的石头阶梯,有小型的、中型的人力划桨的过江客船。小型挑担,携带少量的家禽、家畜也可以乘船过江的。

县城的灯光球场就成为新兵们汇聚,整队集合的最佳场地。领被子、洗漱用品等。初学集合站队,学习叠被子、打背包。800多名新兵,编为西藏军区后勤部新兵六团四营的20连、21连和22连。琅琊区8公社270多新兵,编为新兵21连,连长易绍华、指导员陈光坤,副指导员王显春、一排排长王向荣、二排排长刘金泉、三排排长李天良、四排排长冯书华、五排排长陈柏川、司务长杨进武。新兵四营营长谢先元、教导员毛贵永、管理员秦庭富、干事任中兴、军医翟荣华。营首长考虑到女军医翟荣华一人太累,叫任中兴干事把我推荐给女军医,“新兵太多您一个人忙不过来,小李入伍前是赤脚医生,给您做卫生勤务工作,这是营首长决定的。”任干事对翟军医说,我马上给翟军医报告并敬礼!“谢谢首长关心!好吧!那就留在营部吧。”她点头答应了,新兵人多翟军医也确实需要一个帮手。大多数新兵的父母亲、以及亲朋好友也一路送到城里,恋恋不舍的目的就是想多看一眼自己的孩子。球场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笑声不断,难得看到这么多的新兵。

12日新兵队伍从城里出发,没有汽车。步行!又是步行!从县城出发走318国道,县武装部领导和新兵营首长,早在南门码头轮渡那儿等候大部队的到来,他们专门为新兵过江安排好了轮渡,保障新兵的过江安全,新兵分两批就完成了过江。10多公里的路程还是走了1多小时,来到了襄渝线上刚落成的渠县火车站。在站前广场上,大竹县200多新兵编为新兵四营第19连,乘汽车也到达了渠县火车站。那1000多名新兵绿油油的一片,挤满了广场,4个新兵连队整队,清点人数,向新兵四营营长谢先元报告。毛贵永教导员讲话,代表部队首长欢迎新兵们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。上了入伍第一课,从今以后,军人就是要服从命令听指挥,有事要喊报告、点到名字要回答到!同时,宣布了乘车途中的组织纪律:1、新兵要服从命令听指挥;2、带队干部要严格管理,车内保持安静,不许打闹;3、列车在车站里停稳后,听口令上下车,整队集合,统一去就餐和上厕所,不能掉队;4、途中临时停车,一律不准擅自下车。谢营长讲话:1、是西藏军区后勤部队接的这批新兵;2、新兵要在内地进行军事训练,时间是3个月;3、军事训练结束后就进入西藏,补充到老部队去;4、各连队要按照毛教导员讲的纪律,途中注意安全,统一行动。保证新兵安全到达成都附近的军事训练的场。出发!谢营长发布命令。

车站里一列闷罐车,已经静静地停靠在站台边,它就是运输这批新兵的军列。各新兵连队分别带离广场,前往指定的编号车厢边,排队依顺序上车。闷罐车内没有座位、也没有厕所,有一盏照明的马灯,新兵把背包,顺着车厢摆放,大家就围成一周坐在背包上,放下洗漱用品。部队上车结束,等待出发。站台边手执红旗的发车员口哨声响起,蒸汽机车冒着白烟,“呜!”一声长鸣,列车发出哐当、哐当、轰隆、轰隆的响声,缓缓驶出渠县火车站,向着军事训练目的地川西前进。

营部随21连乘坐火车,第一次乘火车长途远行,新兵大多沉浸在兴奋中。伴随着列车向前运动,车厢左右摇摆,我们的身体也就一摇一摆地晃动着,有的在闭目养神、想心思;有的仿佛坐在摇篮中慢慢地、慢慢地进入梦乡;还有那兴奋地从车窗和车门缝隙中,观看列车外面扑来的风景,掠过的电线杆子、田野、房屋、路上的行人,公路上行驶的车辆和山坡上的树木、竹林。

军列经过了广安的前锋、山城重庆、江津、永川、荣昌、隆昌、甜城内江、资中、资阳,列车分别在北碚、重庆西、江津、永川、内江、资阳停靠,其实就是给火车加水、加煤,新兵到军供站就餐以及上厕所,有时停车待行是给客车让道。

列车停停走走,到大站停靠期间,女军医翟荣华抓紧时间领着我,到各车厢边询问新兵中,有无晕车的,生病的。那时晕海宁和去痛片就成为途中给新兵的临时用药。

列车经过一天一夜的运行,第二天上午停靠在简阳县洛带区的长安火车站(龙泉驿区洪安乡),这儿就是我们这趟军列的终点站。哨音响起,“全体下车集合”。带队首长发出口令,立正、向右看齐,报数,清点人数,齐步走。新兵队伍排着长长的队伍,沿着通往长安公社的龙泉山边公路步行前进,行军约1小时,就到达了长安公社,龙泉山沟内新兵军事训练场驻地。

各连队分别进某部的仓库里、公社的礼堂内。仓库内,靠墙的地面上满了稻草,新兵们解开背包、在稻草上面铺上白布单,再将衣服叠成小长方形,用白布包袱皮(1尺白布)布包好当做为帎头,就这样完成了睡觉的地方。接下来一个挨一个,一溜儿下去一个班在一起,接下来又是一个班,就这样一排一排的,一个排、二个排的住进去。房屋内中间留有通行的过道。新兵从下车到入驻长安公社,一路上看热闹的人,就一句话好多的新兵呀。其实,新兵互相称呼也是叫对方新兵,因为,刚入伍叫不上名字,就喊对方:喂!新兵!回想起觉得还是多亲切的。

(未完待续)

(注: 本文插图均由作者提供)

作者简介:

李义忠:1972年12月入伍,先后在西藏军区56190部队和第三野战医院,解放军第41医院工作。多次参加军区医疗保健任务,到各军分区,各边防部队及边防哨所。常参加各边防部队进行抢救治疗工作,1986年(87—4演习前夜)冬参加边境反蚕食前线医疗抢救小组工作3个月余;1989冬参加边防战创伤抢救工作,首次在西藏动用黑鹰直升军机转运9名颅脑损伤危重伤员,军区首长命令我亲自护送以保障伤员途中生命安全。从56190部队到第三野战医院和第41医院工作,一路向南。特别是那个艰苦年代在西藏哪儿的工作和学习,其所见所闻在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记忆。

作者:李义忠

 
线上购彩平台,线上购彩官网,线上购彩网址,线上购彩下载,线上购彩app,线上购彩开户,线上购彩投注,线上购彩购彩,线上购彩注册,线上购彩登录,线上购彩邀请码,线上购彩技巧,线上购彩手机版,线上购彩靠谱吗,线上购彩走势图,线上购彩开奖结果


Powered by 线上购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